您所在的位置: 新闻频道 > 嘉兴新闻 > 图说嘉兴 > 正文
得了白癜风用什么药
嘉兴在线新闻网     2017-12-13 02:03:00     手机看新闻    我要投稿     飞信报料有奖
得了白癜风用什么药,烟台治好白癜风,北京哪看女性白癜风好,新干白癜风医院,北京重点白癜风医院,两手手指关节处出现白斑是白癜风症,江苏好的白癜风医院

1812年战争是美国独立后第一次对外战争。正是这场战争中的齐佩瓦战役,创造了一个传奇,鼓舞和启发了几代的军人,甚至世界上最著名的军事院校——西点军校里的学生至今仍以身上的灰色制服为荣。这得力于温菲尔德·斯科特准将的努力训练。

软弱的美国军队

1812年6月18日,美国向英国宣战。到7月时,美国陆军已经充分在战场上表现了它的软弱无能、错误百出和缺乏专业性。直到7月5日,由于缺乏足够的标准蓝色制服供应,驻扎在加拿大境内尼亚加拉河附近的3500名美军正规军仍然穿着民兵的灰色羊毛制服。

当这支部队正准备列队阅兵来庆祝刚过去的美利坚合众国独立纪念日时,他们并不知道,敌人的军队正向他们扑来。灾难在悄悄地迫近。

1812年的美国陆军已经落伍了。它的领导者大部分是30年前美国独立战争期间的老兵。虽然他们中的许多都是优秀的战场指挥官,但是时间不饶人,他们都渐渐步入了暮年。

托马斯·杰斐逊领导的民主共和党和美国独立战争期间的诸多主要人物都认为,一支正规的武装力量是对美国自由的威胁,并且会带来一笔不必要的开支。

因此,美国陆军一直处于经费不足的状态——整个1812年战争期间它都缺少制服和装备。更为糟糕的是,军队中的军官更多是依靠政治背景出任而不是根据能力选拔。

与美国海军在公海的出色表现相比,陆军的不足更加突出。与陆军老龄化的领导机构不同,海军主要由一群30来岁的年轻军官指挥。

当时,年轻、思维活跃而且作风大胆的海员们在的黎波里与北非伊斯兰教地区的海盗的战斗中获胜,声誉大增。许多海军战时指挥官不是职业军官而是私掠船的指挥者,这些人长期以来都是依靠驾驶船舶和指挥航海的技能谋生。

他们被美国政府授权可以攻击敌人的运输船只,并可以保留自己掠取的所得。征募私掠船指挥者剔除了那些能力差的指挥官,由一批年富力强的指挥者取而代之。只有对自己的能力极有信心的人才会愿意去对抗世界上最强大的舰队——英国皇家海军。

美国海军也受益于一个美国陆军所不具备的技术上的优势。早在美国独立战争之前,新英格兰的造船厂已经造出了世界上最先进的护卫舰,甚至连英国最好的造船专家都不能与之匹敌。

另外一个巨大的优势,就是美国的商船队为雄心勃勃的年轻人们提供了历练自己航海技能的机会,而地面战争的演练却只能在经费不足并且规模太小的陆军部队甚至是民兵中进行。尽管陆军的数量多于海军,但它的训练和纪律却非常糟糕。

美国人的失误

美国人在1812年战争中对许多事情都做出了错误的估计,而其中错得最离谱的一点莫过于美国人认为他们可以轻易夺取加拿大并使它成为美国的一部分。他们认为应该把北美大陆联合、统一在美利坚的星条旗下。

英国一直以来都以加拿大为基地,当时印第安人也被怂恿袭击边境上的美国村落。军方和政府都一致认为,美国军队在北部边境的行动将鼓舞加拿大人起来摆脱英国人统治。不幸的是,加拿大人早就决定要做忠于女王陛下的臣民了。

事实上,加拿大确实很容易受到攻击。它的人口比美国少,很大一部分是被英国征服了的法国殖民者的后裔。那时,大英帝国主要的军事力量都被集中在欧洲与拿破仑作战,在加拿大,能支持一个大规模的英国远征军的食物和补给储备也非常有限。

美国的另外一个优势就是它拥有很长的边境线,分布着大湖区和许多适合航行的河流,可以为军队提供给养。凭借这些明显有利于己的优势,美国陆军长驱直入加拿大。

对一支纪律严明、训练有素的军队来说,夺取这块土地确实不难。然而,1812年的美国陆军并不具备这些品质。

夺取加拿大的军事行动很快就流产了。美国人遭到加拿大人和印第安人盟友支持的英国正规军的重创。美国人的前进变得迟疑滞缓。胆小的指挥官未经战斗就丢弃了原本牢固的阵地,即使他们有人数上的优势。

斯科特准将的训练

好斗、自负、并喜欢鼓吹自己的温菲尔德·斯科特,不时与他的同僚们发生冲突。跟他大多数的同僚一样,斯科特没有服过兵役或靠军功获得提升。但不同的是,斯科特懂得不断地学习,他明白专业技能的重要性。

在1813年夏秋季节战况一片惨淡的情况下,斯科特被提升为准将,成为几个被新任命来拯救局势的将军里面最年轻的一位。

斯科特具备的教练素质得到了他的上司雅各布·布朗少将的赏识,少将将整个尼亚加拉河地区的陆军交给他训练。斯科特开始亲自教导他的军官们一些必要的知识,并监督军官们将这些知识教给他们的下属。

他注意军纪和营地生活的一切琐碎细节,清洁、安全、秩序、军礼和军风都是他关注的目标。斯科特向士兵们灌输严格的纪律,他知道他的士兵将面对强悍的英国正规军。

他毫不犹豫地用最严厉的措施扑灭士兵们的挑衅。当有几个士兵逃跑时,他枪毙了他们。只有最年轻的那个免于一死,因为射向他的那支步枪只装了火药而没装子弹。

他了解士兵们需要自豪感,因而尽力想为他们换上正规军的蓝色制服,而不是被轻视的民兵的灰色羊毛制服。然而,在这方面,斯科特失败了。他训练有素的正规军最后不得不穿着灰色制服投入战斗。

布朗将军对斯科特的本领印象深刻,并把他所训练的6个步兵团中的4个的指挥权交给斯科特。这4个步兵团,连同第二炮兵部队的两个连队,就组成了斯科特所指挥的旅。

转折:齐佩瓦战役

1814年的春天即将过去,尼亚加拉地区的美军已为战斗做好准备,布朗将军开始计划对加拿大发动新一轮攻势。

这次进攻事实上冒了极大的风险。美国人在加拿大边境的失败和英军跨过边境的攻击使得新英格兰更加反战。那里领头的一些人已经开始秘密讨论脱离美国并与大英帝国单独议和的可能性。

尽管不知道这些细节,但斯科特也完全意识到美国已经不能承受再次的战败了。他命令部队在7月3日清晨渡过尼亚加拉河到达加拿大境内。傍晚时分,他们已经夺取了伊利湖要塞并俘虏了驻守那里的170名守军。

布朗鼓励斯科特要赶在对手英国的菲尼亚斯·里亚尔少将集结成火力网之前尽快渡过齐佩瓦河。然而,里亚尔已经对美国人可能采取的渡河行动保持警戒,并在7月4号就已经守候在了齐佩瓦河的北岸。

斯科特估计接下来的一两天内不会有战斗了。他命令士兵们趁着夜色在河的南岸扎营。他提议在7月5号为刚过去独立日举行一场庆典。

宴会过后,斯科特命令部队到小河北面平坦的地面上进行列队阅兵。当他的士兵列队穿过一座小桥准备到达北岸时,布朗将军向他们飞驰而来。他大声警告他们战斗就要开始了,英军已经渡过了齐佩瓦河正向斯科特扑来。

斯科特在河北岸防守以待援军。他命令部队在河边形成战斗序列。斯科特派遣他的炮兵到右侧,把它配置在尼亚加拉河旁边,这样它就不会被从翼侧包围,同时把步兵团布置在炮兵的射程线之内。他们打算让英军大吃一惊。

当里亚尔的目光穿过开阔的平原看到美国人灰布的制服时,他觉得自己已经胜券在握:这些不过是民兵,他们不能抵抗开始的炮击,更不用说面对后面英国老兵们发起的刺刀冲锋了。

但是,他看到加农炮弹从美国士兵们中间飞过时,这些人没有失控和逃散,他们编成队列并在炮击下屹然站立着,等待着往前冲锋的命令。

“上帝啊,这些是正规军!”里亚尔惊叫道。但是他没有太在乎这个新发现,里亚尔仍然努力往前推进,他们双方之间的距离正慢慢地拉近。当他们进入步枪的射程内后,士兵们停下来射击并在再次前进之前装弹。

里亚尔的过度自信将他击倒。他如此确信胜利在即,而让他的右翼向前推进,以致打破了其与对他们形成掩护作用的森林之间连接。

斯科特没有丝毫地犹豫。他派第25美国步兵团从编队左侧推进。这支军队从侧翼包围了英军编队的末端,然后转到右侧直指暴露在外的英军侧翼。

看到胜利在望后,斯科特做了一个更大的冒险。他把剩下的几个团分成两部分:左侧的第11步兵团转到右侧,同时右侧的第9和第22步兵团则向内转入左侧,在两部分之间敞开一个小的V型缺口。

里亚尔看到了斯科特编队中的这处破绽,开始猛烈地展开攻击,企图将斯科特旅撕成两半。而这正是斯科特久已期盼的战机。里亚尔的军队陷入到了三个步兵团的交叉火力中。

斯科特的炮兵此时也加强了他们对步兵团的支持。这一役,英军的伤亡超过了500人而美军只有大约300人。

在一系列连续失败和蒙羞之后,美国军队英勇地抵抗了训练有素的英国正规军,从此站了起来。不如如此,他们还装上刺刀,向“细细的血线”冲锋。

当尼亚加拉河胜利的消息传到新英格兰之后,人群中关于要脱离美国的议论马上就平息了。温菲尔德·斯科特和他的美国正规军拯救了国家,并向人们展现了决心、铁的纪律和艰苦的训练所带来的成效。

虽然美国夺取加拿大的战争最终失败了,但是直到今天,斯科特和陆军的经验仍一直影响着人们。

从此,美国陆军开始渐渐从一支弱小的、半业余的边疆武装力量发展成为一个职业化的作战机构。建于1802年的西点美国陆军军官学校,不久就成为陆军中军官的摇篮。

为铭记和感谢斯科特的部队在齐佩瓦所取得的胜利,西点军校的学员都身穿灰色制服,这一传统延续至今。

当整个国家的还在为依靠正规军还是各州民兵的争论持续多年时,齐佩瓦战役让国会和国民知道,一个专门的职业化的军事机构是多么的重要。更重要的是,它向追随斯科特的士兵们,包括正规军和民兵们展示了,好的训练、职业水准和纪律所能实现的是什么。

(编译/张海鹏)


来源:嘉兴在线—嘉兴日报    作者:摄影 记者 冯玉坤    编辑:李源    责任编辑:胡金波
 
 
山东省滨州白癜风研究所